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8/5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8年5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封面故事 — 幸福是什麼?
2018.05.01
文/黃莉雯  圖/鬥士陳創意工作室
潮寮位於高雄市大寮區東南方。提到「潮寮」,或許很多人的印象仍停留在2008年12月的「潮寮事件」。當時附近大發工業區內的汙水處理廠連續多次毒氣外洩,導致潮寮國中與國小上百名師生集體送醫。堪稱是台灣環境公害史上,最嚴重的毒災事件之一。
 
要進到潮寮,得先經過一排排林立的工廠,和呼嘯而過的卡車打照面,再讓轟隆的聲響不時穿過耳際。路邊的黑輪湯不只有芹菜末,還常飄浮著掉落的塵土…。但這一切看在黃阿嬤眼中,卻是最寂靜又穩妥的避風港。
 
好靜  一點聲音都沒有

「剛認識阿嬤時,她家連一張床都沒有。她和40多歲患唐氏症的小女兒就睡在鋪著被子的地板上。」潮寮長老教會執事、1919服務中心主責同工陳金樹說。他因參加關懷孤苦老者的志工活動,而認識了今年76歲的黃阿嬤。「一開始,我先送了一個雙人床給她,然後開始送1919食物包,轉眼也有3年了。」金樹說。
 
「記得我和郭素華小組長第一次去她家探望時,一進家門,想說一家4口怎麼那麼安靜,一點聲音都沒有?」原來黃阿嬤一家,除了她能聽能說外,其他子女全都聾啞。
 
「阿嬤有5個子女,唯一正常的兒子前年過世了,一個患有重度糖尿病的二女兒在台北就醫。在身邊的大女兒、小女兒和兒子,都不會講話,也聽不到,小女兒還患有唐氏症。全家溝通只能用寫的,但阿嬤不識字,所以家裡雖然有人,但根本沒有聲音。」金樹說。
 
所幸,黃阿嬤天性樂觀,不怨天,也不尤人。「再怎麼辛苦,她的態度都很正面,也不會開口多要些什麼,這一點讓我覺得相當不容易,也更想要幫助她。」除了食物包,前年阿嬤跌傷脊椎第5-6節、無法行走時,光醫療費就需5萬5千元,金樹為她申請了2萬元1919急難救助金,其他部份則由他和其他單位一起幫忙。後來還經常開車載著她去拿藥、復健,並幫忙申請各樣補助。

自己生的都不要  誰要

黃阿嬤和先生早年在屏東橋附近靠燒窯維生。十多年前先生肝癌過世,家中生活本來靠積蓄還過得去,但因聽信親戚之言,房契被甥婿拿去抵押作保,「因為幫人作保,蓋一個章,不只房子沒了,連積蓄都不夠賠。」黃阿嬤說,子女中唯一比較有能力的大兒子前年過世,在台北的女兒有糖尿病,自身難保。其他三個孩子,因為聾啞,找工作不易,就算找到,也都做不久。
 
「我們20年前還有一百多萬存款,如今有房子變沒房子,有錢變沒錢。也許是上輩子欠別人的債吧!我也沒有眼淚了…。想到自己生的孩子都這樣,是不是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,今世得到報應?但現在我想開了,一世人就這樣,命運如此,就順著走吧!」黃阿嬤淡淡地說著,沒有激動,只有惆悵。
 
「我放不下,有人要我把孩子丟下,尤其是這個最小的,不會說話,聽不見,還有唐氏症。我自己生的如果都不想要,有誰會要?」她說過去一想到就會哭,尤其大兒子走時才40多歲,走前母子間早斷了聯繫,這是永遠的痛。「很多事不講,是因為愈講愈難過。我沒什麼恨,有困難就想辦法找人幫忙,一天過一天,想開點,就是幸福了。」
 
問起生活,黃阿嬤說:「這幾年我們就只有殘障津貼8000元和低收入戶補助7000元,但房租就先扣掉7000元,剩下的只夠勉強吃飯。」也因此,每當收到1919食物包時,黃阿嬤都很感恩、很珍惜。尤其小女兒一看到罐頭類的食物,就會笑得很開心。
 
金樹說自己服務阿嬤一家3年來,第一次聽阿嬤講那麼多關於家裡的事,「之前問過她幾次,她都只是笑笑,什麼也不講。後來我就不問了,怕她難過。」
 
走過絕境  珍惜眼前的幸福

小女兒又聾又啞又唐氏症,自然是不能工作了,那小兒子與大女兒呢?「小兒子40出頭,之前有去找工作,但因為聾啞,很容易被人排擠欺負,一度還去長庚看精神科,現在就在家休息。大女兒的狀況比較好,其實她已嫁到嘉義,但前年為了照顧跌倒無法走路的媽媽和患唐氏症的妹妹,才又搬回來,所幸她的孩子都長大了。所以2月起我請她到我的鐵工廠,協助做廢五金回收。她的能力其實不錯,只是要交待她事情只能用筆談。」
 
「我自己走過生死交關的絕境,身上大小手術超過20次,所以明白人與人之間的相互幫助,是何等可貴!我願意給每個需要的人機會和幫助,這也是上帝要我去做的。」個子不高,身形與右手均因車禍動過大刀而略顯彎曲,金樹自己就是從谷底再爬起來的最佳見證。
 
「在我要往死路去的時候,是上帝引領我來到潮寮長老教會,當時來開門的是林豊彬牧師。林牧師接納幫助我,甚至在我欠下百萬被追討時,為我寫下保證書,讓我有機會重新做人。還好這幾年下來,我總算把債務還清了。」
 
談起過往,金樹說自己更珍惜眼前的一切,所以一有時間就去服務人。除了1919食物銀行的服事外,現在他一週至少有兩天在華山基金會與潮寮教會,服務弱勢家庭和孤苦長者。
 
「我走過辛苦路,明白有人陪伴,給予溫暖,就是一種幸福。謝謝1919食物銀行長期支持這些需要幫助的家庭,也讓我們這些志工可以用實際的物資支持和關懷。我會把1919食物銀行的幸福繼續延續下去,讓當初幫助我的牧師和朋友不失望,也讓上帝對我的愛不徒然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