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19/7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9年7月份

【1919 急難家庭】愛在心裡口難開
2019.07.01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阿明(化名)今年42 歲,花蓮萬榮鄉太魯閣族,是名建築工人。5 年前離婚後,便獨自撫養4 個女兒。他左手腕上有塊很大的疤,「我挖掉舌頭上的癌細胞後,就是挖這塊肉來補的。」原來去年春節時,他突然舌頭劇痛,忍了3 個月才去就醫,結果被診斷出舌癌2 期。「完了,4 個女兒怎麼辦…。」阿明就像是被判了死刑般,了無生氣。
 
蛤?你說什麼?
除了每月工資,加上低收入戶補助、家扶與世界展望會的獎助學金,阿明每月有2 萬多元的收入。家是自宅不用房租,收支剛好打平。但如果他走了,女兒們怎麼辦?剛好他姊姊失婚回來同住,他便託姊姊照顧孩子,先接受治療。住院時孩子們的生活費,也都先跟姊姊借。
 
阿明運氣還算好,僅需手術無需化療,術後持續追蹤即可。但出院後,可能是舌頭尺寸改變,發音頗受影響。加上口水變多,講沒3 個字,就得花2 秒吞口水。一開始他說什麼,別人的回應都是:「蛤?你說什麼?」
 
「因為傷口痛,我只能小聲慢慢講,結果大家聽不懂。」與人溝通不良,工地主任怕他出意外,也不敢找他回去。自卑加上病痛,阿明漸漸不說話了。
 
救助金很快就下來了
阿明的鄰居張涼姊多年前嫁到花蓮市,是花蓮博愛1919 服務中心的志工,曾幫多個急難家庭申請1919 急難救助金。4 月,張涼姊探訪完阿明後,立刻向救助協會通報,由救協轉請鄰近鳳林1919服務中心主任李茂忠牧師代為關懷。李牧師說:「張涼姊很專業,申請表格很快就填好,因此2 萬2 千元的救助金,也很快就下來了。」
 
第一期的救助金是張涼姊與李牧師一同送到阿明家的。「阿明弟兄,你好,我是李茂忠。」李牧師態度親切,笑容可掬。「這是誰呀?」戒心加上說話很痛,阿明「嗯」了一聲,就轉頭過去了。
 
我是你女兒的老師
李牧師碰了根軟釘子,突然靈機一動:「你大女兒小佩(化名),是不是在鳳林國中?我是她老師哦!」阿明把頭轉了回來,對著李牧師點了點頭,話匣子這才打開。
 
李牧師說:「之前看阿明的戶口名簿,發現他大女兒的名字跟我一個學生同名,一問之下果然沒錯。」關係拉近了,加上李牧師親切幽默,阿明這才終於放下戒心。
 
「我還加了他的LINE,讓他溝通更方便。」李牧師說。有了急難金,阿明能安心養病,孩子們的需要,也有了著落。「小孩買文具,繳交班費,都不用擔心了。」阿明說。
 
這500 元奉獻給教會
救助金發到第4 期,某天,李牧師正在教會給學生上課,忽然手機鈴聲大作。「喂?李牧師?阿明啦!救助金下來沒?我現在急需用錢。」「有啊,明天拿給你。」「不行!今天就要,現在去找你嘿。」掛下電話不久,阿明就趕到教會。
 
「阿明兄,怎麼這麼急?」「醫生說只要動整形手術,就能治好口齒不清。我明天就要開刀,住院期間得留些錢給家裡。」
 
拿著救助金,阿明從信封袋中抽出500 元給李牧師。「牧師,這是給教會的奉獻,感謝上帝透過您來幫助我。」李牧師一聽之下,馬上勸說:「不行,你現在急著用錢!」但阿明很堅決,李牧師花了洪荒之力,才把他請走。
 
成為健康宣導大使
舌頭手術很順利,阿明不但發音改善,嘴巴也不再漏風流口水了。他終於敢邁出家門,久違的笑容又重回臉上。另外,舌頭尺寸恢復,吃東西不怕咬到,食慾也跟著好了起來。
 
他說:「希望能趕快工作,不然整天在家,越吃越胖。」重獲新生後,他也變成健康宣導大使,只要看到朋友喝酒、抽煙、吃檳榔,就會抬起手上的疤,說:「快戒掉這些壞習慣,不然很快就會跟我一樣得癌症哦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