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助月刊

救助月刊

首頁 > 救助月刊 > 2020/3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20年3月份

【封面故事】回頭是愛
2020.03.01
文/黃莉雯  圖/郭潔渝
47歲的張志城,是去年1919 食物銀行紀錄片《我的名字》的主角(詳見2019 年3 月救助月刊)。年輕時的志城,在綠島監獄當「大哥」們的管訓員。還曾因在火車上制伏現行殺人犯,而被鐵路警察局稱為「義勇哥」,但後因詐欺而入獄。出獄後,他車禍受傷,流落街頭,身上只剩一張悠遊卡,直到走進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(桃園市府靈糧堂),接受食物包,並回到30 年未曾回去的老家,照顧老父。
 
去年,志城努力考取了照護員資格,並完成職訓。如今是榮民總醫院的全職照服員,假日則在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和愛鄰協會擔任關懷志工。有好廚藝的他,還常在陪讀班為孩子們預備餐食。
 
餓到連腳尾飯也不忌
65 歲的阿國( 化名) 年輕時曾罹患口腔癌。15歲時因偷鴿子被判刑,之後不斷進出監獄,總共25 年。年輕時的阿國從事八大行業,曾經營3 間理容院。「我估計我輸在打電動上的錢,至少就有2 千萬元。長期過著日夜顛倒、又煙又酒的生活。」阿國說。
 
後來阿國生意失敗,開始過著入不敷出,四處借貸的生活。他有過二段婚姻,但兩任太太都已因病去世。最落魄時,他連棲身之所都沒有,只得睡在火車站或公園的公廁。因時常三餐不繼,阿國連腳尾飯也不忌諱,直到社會局將他轉介到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。
 
也曾是街友的志城,深深了解阿國的苦,所以常去探望他,並為他申請1919 食物包。志城說:「阿國住在菜市場附近,跟很多人同住一層,裡面隔成很多小房間,他就住其中一間;長期為病痛、三餐、醫藥費煩惱。」
 
為回饋大家的幫助,阿國現在也到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當志工,幫忙整理食物包,感受到其他志工的真心接納。
 
10 多年來靠泡麵裹腹
72 歲的森哥( 化名),瘦削黝黑。年少時加入幫派,肺部曾受槍擊,幸虧撿回一命,後因違反槍枝管制條例入獄。森哥有情義,面對腦中風的植物人太太與有自閉傾向的兒子,他不離不棄。為了養家,墳場割草、街頭舉牌…,再累的活他都做,10多年來幾乎只吃泡麵裹腹。
 
去年,森哥的太太中風倒下,二度急救住院的費用,讓靠打臨工維生的一家,雪上加霜。「我們有中低收證明,但一旦遇到意外,還是沒辦法。我實在放不下我太太,還有讀高中的兒子。」
 
「我不想給人添麻煩!」但為了太太和孩子,也只得放下身段,向外求援,後來由社會局轉介到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。「志城他們第一次來看我時,我很抗拒,想不到他們還來第二次。」森哥說。
怕我一個人死在家裡
現在志城只要一有空,就會找阿國、森哥,一起到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幫忙,也在新開設的實體食物銀行協助前來領取物資的弱勢朋友們。阿國說:「我口腔癌很痛,失眠很久了,沒錢看醫生,只在藥房拿止痛藥吃。志城教我禱告,以前每晚會醒來4 次,現在一覺到天亮。謝謝食物銀行讓我有東西吃,不用挨餓。教會的弟兄也時常打電話給我,問我有沒有東西吃,約我當志工。我知道他們很怕我一個人死在家裡,沒人知道。」阿國哭著說。
 
「我30 多歲時就得口腔癌了,一開始只是嘴裡長了東西,沒留意。後來動手術把大腿肉補上右臉頰,但這兩年又開始痛了。」病痛的折磨加上孤單,阿國的後半生過得辛苦。「但自從認識志城他們,接受幫助這半年來,我過得很平靜滿足。我知道這不是我應得的,而是上帝賜給我的。」阿國邊說邊摸著聖經。
 
靠清寒和殘障津貼8500 元生活的阿國,房租就去掉5000 元,最近因為口腔癌復發,服務中心已幫他申請1919 急難金,未來也會在就醫與看護上給予幫助。阿國說:「我生活中最大的支出是藥費,去藥房拿止痛藥1 個月大約1 千元,還要買酸痛貼布,實在沒有錢看醫生。真希望我的身體能趕快好起來,再去做臨時工。」
 
一個人真的扛不起來
過去混黑道的森哥,年少輕狂,做過不少荒唐事。「人愈老,日子愈難過,尤其男人要養家。我不會逃避,但我一個人真的扛不起來。」在接受食物銀行和志工的關心後,森哥不只擔子變輕了,連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太太和自閉的兒子,也有了明顯轉變。
 
「這真是神蹟!我太太原本就有躁鬱症,變植物人後也起起落落,一下發燒、一下呼吸困難。但現在不只病況好轉,情緒也穩定不少,還會對我眨眼,不像以往那麼僵硬了。重點是,她現在對痛有反應了,連醫生都嘖嘖稱奇。兒子以前較自閉,講什麼也不聽。但自從去教會青年小組後,開朗不少,我們的關係也不那麼緊繃了。」
 
森哥說:「我現在天天禱告,把太太和兒子的事講給上帝聽。加上1919 食物銀行給我的物資,省下的錢,可以多少還點債,買點營養品給太太吃。」笑稱自己過去10 多年為了太太兒子,省下自己的三餐,都吃19 元泡麵配「山珍海味」(菜脯和鹽巴)的他,也終於可以稍微吃好一點了!
 
2 月初,在志城協助下,森哥順利找到了醫院送件員的工作。「我會珍惜這份工作,好好努力,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志城一樣,成為助人者。」森哥感恩地說。
從服務20 戶到上百戶
志城現在有穩定收入,經濟改善,除了已不再申請食物包,也是食物銀行的關懷志工。志城說:「為了三餐溫飽而拼命掙扎的那種苦,我嘗過,所以現在只希望能幫助更多人,讓他們早日脫離痛苦的困境,不要重蹈我的覆轍。」
 
桃園市府1919 服務中心林伯昶傳道說:「今年2 月開始,我們開設社區型實體食物銀行。過去我們把食物包親送到府,但最多只能服務20 戶,以後則可以倍數成長,甚至服務上百戶都沒問題!以前食物包的內容是固定的,但未來則能讓受助戶自行選擇他們需要的物資,還可以安排像志城的志工來關懷他們。希望未來能有更多弱勢朋友得到幫助,就像阿國與森哥,回頭找到愛!」
 
我的名字紀錄片、回頭是愛紀錄片=>https://is.gd/qIo9j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