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7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7年3月份

癌盡 情未了
2017.03.01
文/活 水  圖/活 水
馬紹舌癌切除了2/3的舌頭,在痛苦的化療和電療中,仍強忍不適,載口罩開遊覽車…。
 
我先生罹癌4年,而且還得了3種癌症。家裡沒人賺錢,孩子要上學,真的很困難。幸好有球崙1919服務中心的春蓮牧師一路陪伴,在苦難中拉我們一把,真的非常感恩!」芳芳(化名)說。
 
邊抗癌邊開遊覽車
球崙1919服務中心設立在花蓮協同會球崙教會,芳芳的兩個女兒都在教會的學生團契聚會。前年12月,團契老師告訴林春蓮牧師,兩個孩子的爸爸病重。春蓮聽到後,立即前往家訪。原來芳芳的先生馬紹(化名)罹患了3種癌症:舌癌、食道癌、下咽癌,身心備受煎熬。
 
「剛嫁給馬紹時,他在開計程車,但生意不好。後來我們分期付款,花了一百多萬買了部10年中古車專載陸客,每月約可賺4萬多。但兩個女兒在讀大學和五專,開銷不小,平常我們都要很省。」芳芳說。
 
「我老公很愛家人,雖然舌癌切除了2/3的舌頭,要經歷痛苦的化療和電療,但他仍強忍不適,載口罩開遊覽車賺錢。醫生說他的存活期最多3年。」但很不幸的,馬紹不久又罹患了食道癌和下咽癌。
 
從80公斤變40公斤
因為食道癌須以鼻胃管灌食,馬紹無法再工作。「我原本一天灌食5次安素,但他仍從80多公斤瘦至40多公斤,有時還會吐出來,只好減量至每天3次。」辛苦的芳芳必須全天候照顧馬紹。
 
馬紹從年輕時就抽煙吃檳榔,酒也喝得不少。2014年11月,馬紹因下咽癌動了全喉切除手術。術後無法言語,後期時口鼻和嘴巴更不時冒血。芳芳說:「癌末非常痛,但他很少喊痛,意志力和忍耐力都非常驚人!」
 
即使賣了遊覽車,加上每個月的身心障礙補助,但芳芳仍無力支付醫藥費和生活開支。因此春蓮為馬紹申請了2萬元的1919救助金,讓芳芳感謝不已。
 
嚎啕大哭不想活了
下咽癌開刀後不久,馬紹摸到舌根有硬塊且劇痛,醫生說是開刀引起,忽略了舌癌復發的可能。結果去年3月初,馬紹因舌癌復發再度住院,冒血情況更趨嚴重。一晚,馬紹吐血達一公升,經兩次緊急輸血,入住加護病房。
 
「馬紹生性剛強嚴肅,平常鮮少哭笑,那晚竟嚎啕大哭:『我想死,不想活了,我好累!』我知道他捨不得家人,很想活下去,但痛苦難擋,需要打嗎啡針止痛。」幾天後,馬紹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。4月,住進安寧病房。芳芳安慰他:「我為你選好塔位,兩個女兒也大了,你可以安心地去。」
 
雖然馬紹夫婦都是民間信仰,但兩個女兒常為爸爸禱告,花蓮球崙教會老少10多人也到病房探望,唱詩歌、為他禱告。芳芳很感動,與馬紹商量後,決定受洗。當時春蓮正好因心肌梗塞,心臟裝了兩根支架。由於剛動完手術,春蓮便請教會退休牧師劉興民,在4月18日幫馬紹施洗。
 
自願為陪讀班煮晚餐
「去年4月29日,馬紹展露了生平最燦爛的笑容,很快便睡著,然後就再也沒有醒過來了。女兒說不用難過,因為她看見耶穌把爸爸接走了。兩個女兒和教會弟兄姊妹大大地安慰我,讓我感覺跟基督愈來愈親近了。」
 
馬紹走後,近7萬元的喪葬費,對一貧如洗的芳芳是一大難題。春蓮見狀,又為她申請了3萬元的急難救助金,加上親友幫助,終於順利完成安喪事宜。芳芳說:「謝謝1919救助金的資助,還有教會的幫忙,馬紹走得很安祥,我們沒有太多悲傷。」
 
現在,芳芳每星期都到教會參加主日聚會和小組。她知道春蓮身體不好,便自告奮勇幫春蓮煮陪讀班孩子的晚餐。「我一週4天煮30個孩子的伙食,每天不到兩小時就完成了。」
 
「芳芳的惜福與感恩,令人感動。我們會繼續為她與兩個女兒禱告,求上帝的恩典和平安豐富地與她們同在。」春蓮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