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7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7年7月份

壓不扁的玫瑰
2017.07.05
文/簡伯駿  圖/簡伯駿
一個踉蹌, 阿春嬤被吹倒, 往樓下滾去, 頭部、髖部 和和膝蓋多處受傷。意志力堅強的她, 滿頭是血, 但仍咬牙撐起… 。

去年7 月8 日強颱尼伯特來襲,首當其衝的台東市,被罕見的17 級強風「炸」得滿目瘡痍。災後,到處是橫躺一地的招牌、四腳朝天的車子和缺了屋頂的房舍,簡直就像電影《明天過後》的災難場景。
 
我不怕 我有耶穌
阿春嬤(化名)73 歲,台東阿美族人。丈夫20多年前過世,3 個女兒各自遠嫁,很少回台東。她隻身住在姪女家,算是為長期在外工作的姪女看家。
 
尼伯特來襲的那天凌晨,強風吹破2 樓的玻璃,大雨往窗屋內強灌。阿春嬤在漆黑中摸到一塊木板,拿起釘錘,就往樓上奔去。但連牆都吹垮的強風,豈是人力所能擋?一個踉蹌,就被吹倒了,往樓下滾去,頭部、髖部和膝蓋多處受傷。意志力堅強的她,滿頭是血,但仍咬牙撐起,蹣跚地往門口求救。最後被隔壁鄰居發現,才致電豐里浸信會的牧師,也是1919 豐里服務中心主責的陳露得牧師前來救援。
 
「一直到早上6 點,風雨逐漸轉小,鄰居才聽到她的求救聲。」露得牧師說當時阿春嬤血流如注,想叫救護車,但任憑怎麼打都佔線!顧不得危險,只得把她扶上車,冒著風雨把她送至醫院,這才保住一命。
 
兩個月後,阿嬤動髖關節與膝關節動手術,幸好術後復原良好, 現在除了走路較慢外, 已不見受傷痕跡。問她被吹倒時會不會很害怕?阿春嬤一邊揮手,一邊用母語夾雜著國語說:「跌下去時真的很痛,血流得到處都是,但我不怕,因為我有耶穌!」信仰,是阿嬤危難時的救命繩。
 
有救助金 還有食物包
露得牧師表示,阿嬤被送到醫院時,醫生先止血和輸血,待狀況穩定後,再針對受傷的髖部和膝蓋進行手術,只是這些每樣都要錢。露得牧師知道阿春嬤沒有積蓄,女兒也幫不上忙,便趕緊向救助協會申請了3 萬元的1919 急難救助金,讓她能安心治療。
 
因為有救助金,阿春嬤先後完成了髖部和膝蓋手術,還買了些營養品。大女兒也自台北趕回來照顧她,讓春阿嬤迅速恢復,半年內就行動自如了,連醫生都嘖嘖稱奇!
 
阿春嬤聽力不好,左耳已全聾,右耳常掛助聽器。講到家庭,阿春嬤氣呼呼地說:「先生不好!被他打!」丈夫阿隆(化名)20 多年前過世,兩人育有3 女。阿隆生前不務正業,長期酗酒,又經常在外拈花惹草。每次一喝醉,回家就跟她要錢,拿不到就拳腳相向,甚至還把阿春嬤打到左耳失聰。阿榮過世後,阿春嬤就靠著打零工、採荖葉,把3 個女兒撫養長大。
 
老大與老二遠嫁台北後,皆以離婚收場,還染有酒癮,好幾次都因付不出酒駕罰金,打電話回來求救。老么嫁至台南,先生罹癌,自己也飽受紅斑性狼瘡之苦…。深知3 個女兒各有難處,阿春嬤甚少要求孩子們回家探望她。
 
雙肩因操勞而退化,被醫生禁止繼續採荖葉或進行其他農務。一個無法外出工作的老人,主要收入就只有每個月3 千多元的身心障礙生活津貼,和小女兒不定時寄來的零用金。還好自兩年前露得牧師就替阿春嬤申請了1919 食物包,讓她起碼不用餓肚子。
 
夾縫玫瑰 春風中搖曳
年輕時,阿春嬤是家中唯一的支柱,為了撫養3 個女兒長大,丈夫的拳頭及外遇都沒讓她倒下。但如今老了,女兒們也自身難保,阿春嬤只能告訴自己:「我不能倒下,不然她們的負擔就更重了!」
 
樂觀的阿春嬤唱作俱佳,常常人還沒到,笑聲先到。雖然沒錢,但她每個月仍堅持捐出一兩百元給教會。雖然受了重傷,但恢復後,仍常去探訪、鼓勵生病的會友。堅強開朗的阿春嬤,就像一朵壓不扁的玫瑰,無論環境多麼險惡,仍在夾縫中求生,在春風中美麗綻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