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9食物銀行

受助對象故事

首頁 > 1919食物銀行 > 受助對象故事 > 2017

plurk tiwwter facebook

2017年7月份

萬念俱灰 重新燃起
2017.07.05
文/活 水  圖/活 水
昏暗的客廳桌上擺放著白米、油、奶粉、洗衣粉… 。6 9 歲的阿好( 化名) 坐在輪椅上,娓娓道出:「我兩個兒子都在獄中,我有糖尿病,腎衰竭要洗腎,又老又病又窮。幸好美惠常來探望我,又給我1919食物包,居服員也每周3次來服務,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活下去。」
 
同居男友酗酒分手
在高雄出生成長的阿好,年輕時在飯店櫃台工作,由於善理財,存了不少錢。後來經營旅行社,專門代理日本團,可惜發展不順。結束旅行社後,她到台南與弟弟合夥做洗髮精生意,認識了阿山(化名)。
 
阿山是公務員,收入穩定,對阿好很體貼。後來阿好懷了雙胞胎,由於難產,兩個嬰兒均需放保溫箱,當時沒健保,每周光醫藥費就高達2萬5千元。雙胞胎先天體質弱,狀況多。最後阿好只得收掉生意,搬回高雄娘家,請媽媽一起照顧兒子。
 
5年後阿山退休,因生活失去重心,竟開始酗酒。每天在外飲酒作樂,只要喝醉,就要阿好去接他回家,讓她不勝其煩。平日阿山對阿好母子還不錯,但酗酒惡習始終不改,阿好苦勸不聽,最後不得已選擇分手。
 
兩個兒子運毒入獄
分手後,阿好外出工作,母兼父職,獨立扶養兩個兒子養大。本來以為兒子長大後,擔子就會輕省些,沒料到身體卻開始出狀況。先是慢性糖尿病,後來導致腎衰竭,需長期洗腎,長年被病痛折磨著。
 
兩個兒子,本來一個在汽車修理廠,一個撞球場工作。收入雖不多,但還算穩定。沒想到103年12月,阿好突然接到警局來電,告訴她兩個兒子在泰國運毒被抓,阿好聞訊幾乎昏厥過去。不久法院宣判,兩兄弟皆需服10年以上重刑!
 
「我年輕時太苦,不想孩子跟我一樣,所以很疼他們。兩個兒子工作後,我從不跟他們拿錢,經濟重擔都是自己扛。有時實在沒錢,才跟他們要點家用。他們坐牢後,我萬念俱灰,一度想燒炭自殺。幸好有許多好人無怨無悔地幫我,我才能走出來。」
 
兒子出事,阿好經濟、感情都頓失依靠,警察局通知華山基金會、伊甸基金會、高雄鹽埕1919服務中心。高雄鹽埕1919服務中心的陳美惠立刻來訪,幫她申請了2萬元1919急難救助金。
 
現在最了解我的人
只是禍不單行,半年後阿好脊椎開刀,在醫院住了2個月,期間要請全天候看護。而回家後因雙腳萎縮,無力久站,又需以輪椅代步。10多萬醫藥費幸好有保險公司理賠部份,才暫渡難關。
 
目睹阿好生活艱困,美惠又另外再幫她申請了每2個月一次的1919食物包,只要得空就前來探望,更常打電話關心。「我有時窮到連買菜錢都沒有,很感謝美惠幫我,替我申請1919食物包。早上就牛奶泡燕麥片,中午煮麵配罐頭,還有洗衣精、洗髮精等。真的很好,我很感恩了。」阿好說。
 
「美惠現在就是最了解我的人。」阿好說。她感謝美惠一路相伴,最近她把美惠加入Line,這樣想談心時就更方便了。「現在我最大的希望,就是把身體養好,等待兒子們出獄的那天到來。」
 
那麼阿山呢?「聽說他現在熱衷唱歌,酒也少喝了。祝福他身體健康,一切安好吧!」阿好笑笑地說。沒有懷恨,只有祝福;沒有怨嘆,只有盼望。阿好的心變柔軟了,連臉上的表情也跟著柔和了。